山东钢铁卷入7亿诉讼/逾期贷款翻番 沪小贷提高门槛
栏目:行业资讯 发布时间:2013-07-26 作者: 裴文斐 来源: 每日经济 浏览量: 5962
由于多项借款合同纠纷,山东钢铁卷入共计7个多亿的诉讼。

由于多项借款合同纠纷,山东钢铁卷入共计7个多亿的诉讼。


7月26日,山东钢铁对外发布一份涉及诉讼的公告,这份公告共列出18起诉讼,案件处于一审阶段。其中,有17个原告为兴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兴业银行”)济南分行,另外一个原告为兴业银行上海市北支行。


《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发现,上述案件的第一被告分别为福建省旺隆贸易有限公司、上海青帆实业有限公司、上海连跃物资有限公司、山东立为石油机械设备有限公司等企业,山东钢铁是案件中多个被告中的一个。


根据公告,前述案件均是兴业银行所属分公司与其他被告发生了金融借款合同纠纷,这些纠纷分别已由上海市静安区人民法院、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分头受理。


但从去年11月21日开始,山东钢铁陆续收到来自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送达的《追加被告及增加诉讼请求申请书》及开庭传票,以及来自上海市静安区人民法院的《参加诉讼通知书》和兴业银行上海市北支行《民事起诉状》。


以兴业银行上海市北支行的诉讼为例,其与第一被告(上海中璞企业发展有限公司)和原济南钢铁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原济南钢铁”)三方曾于2011年10月31日签订了《保兑仓业务三方协议》。约定原告以授信融资形式向第一被告提供融资28500万元人民币,用于购买原济南钢铁的钢材,并开具收款人为原济南钢铁、还款人为第一被告的银行承兑汇票,汇票直接交付原济南钢铁。


但第一被告在向原告支付8550万元人民币的保证金后,剩余融资款19950万元人民币未按期归还。


兴业银行方面认为,结合各个案件的事实和法律关系,应该追加山东钢铁股份有限公司济南分公司为被告。山东钢铁则在公告中称,该公司非上述案件争议的法律关系主体,根据原告、第一被告曾向原济南钢铁出具的《承诺与说明书》,免除了其不执行三方协议的责任,不应当承担还款责任。


本报记者统计发现,其他17起诉讼所涉金额虽然不等,但皆属于上述类似情况,而合计公告提及的18起诉讼,山东钢铁此次卷入的诉讼金额约为7.05亿元。


山东钢铁表示,因案件尚未审结,公司目前暂时无法判断是否对公司损益产生负面影响。(作者:张国栋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前4月逾期贷款翻番 沪小贷公司提高放贷门槛


长三角银行资产质量承压,小贷公司的日子也不好过。


据《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截至2013年4月末,上海市已有106家小贷公司获批设立,注册资本总额达140亿元;贷款余额6299户,7106笔159.69亿元。今年1~4月,上海市小贷公司逾期贷款295笔共计6.77亿元,相比去年末增长125%,占贷款余额的4.24%,远超贷款增幅。


有上海地区小贷企业主表示,部分小贷公司已逐步抬高信贷门槛,建立新指标对一些问题较为集中的行业采取停贷、少贷的模式。


此外,有知情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透露,上海地区约有10家小贷公司入围,参加首批对接央行征信平台试点,预计年底将对接成功。业内人士认为,这有助于小贷公司甄别客户,控制信贷风险。


逾期贷款比去年末增125%


据上海市金融办地方金融管理处最新统计,截至2013年4月末,该市已有106家小贷公司获批设立,注册资本总额达140亿元,相比去年年底增长8%;已有97家小贷公司开业,累计放贷20031户,36550笔,共819.38亿元,4个月增长15%;贷款余额6299户,7106笔159.69亿元,4个月增长不足7%。其中,面向“三农”贷款余额25.73亿元,面向小微企业贷款余额85.19亿元,两者合计占比69%。


另外,全市小贷公司平均贷款期限7.91个月,贷款平均年利率16.98%,环比略降。贷款类型方面,以保证和抵押贷款为主,分别占贷款余额总量的52.01%和32.55%,信用贷款占3.07%。


银行融资方面,有57家小贷公司从9家银行融入资金余额共28.90亿元。其中,国开行、中信、浦发支持力度居前列,合计占融资总额的65.89%。


上海市小贷公司继续积极服务小微、创业、科技、文化创意类企业,累计向5516家小微企业放贷达269.41亿元,向999家创业企业放贷达36.58亿元,向1058家科技企业放贷达55.92亿元,向136家文化创意企业放贷达7.09亿元。


截至2013年4月末,上海市小贷公司逾期贷款295笔共计6.77亿元,相比去年年末增长125%,占贷款余额的4.24%。


“经过几年发展的经验教训,我们也在反思,对一些行业比重作出调整。”上海静安区某小贷公司副总裁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透露,“钢贸、房地产已经让部分小贷公司吃足苦头,钢贸基本已经停贷,房地产也只对知根知底的老客户开放,不再吸纳新客户。”


“小贷公司的不良贷款已经陆续暴露,上海地区小贷公司起诉案件相比去年增加了不少,逾期率翻了一番。”上述小贷公司副总裁告诉记者。


小贷行业发展如今已走进第5个年头,服务对象多是被银行视作“问题企业”淘汰下来的,在一些小贷企业主看来,没有坏账是不可能的。


“之所以起诉,说明一些企业令小贷公司忍无可忍,通常情况下,我们总是先尽力帮助企业延期、催讨,走投无路才会起诉,起诉增加不是好现象。”上述小贷公司副总裁说道。


小贷公司风控趋于成熟


逾期贷款猛增已经让上海部分小贷公司意识到危机,有小贷公司人士表示,自身信贷已逐渐收紧。“提高贷款门槛,小贷公司的风控水平也在趋于成熟。”


“以前,小贷公司成立之初,企业只要抵押物还过得去,即使没有详细的财务流水,我们也会放款。”闸北区一小贷公司总经理告诉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现在会用一些硬性指标,比如申请的贷款额度不能超过一个月的流水、去年所交税款、盈利,小贷公司也在努力把硬性指标做得越来越正规。”


不过,上述总经理也表示,贷款的风控并不仅仅依靠建立一套硬性贷款指标就能完成的,大部分情况下,还是依靠放贷员对贷款企业的了解,做到经验与体系相结合。


“有个案也可特别处理。比如围标,因为这个我能清楚地知道资金用途,包括控制手段还能跟进调查。能组织围标从侧面也说明企业本身经营得还不错,不然不会花那么高成本去找这么多的人帮你围标。”上述总经理说道,“这个时候,再卡着他的贷款不超过一个月流水就没意义了,可以灵活操作。”


他坦言,眼下上海地区小贷公司发展没有固定模式。有些小贷公司偏重于赚快钱,有些则更偏重于企业发展,彼此之间完全不同,不像银行,很多业务已经成熟了,可以相互学习和借鉴。


年底首批试点对接征信平台


“上海地区小贷公司首批试点对接央行征信平台,大约有10家小贷公司入围,预计年底对接成功。”一位知情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透露。


这位知情人士还表示,首批入围的10家小贷公司主要通过自行递交材料,最后由小贷协会推荐入选。


上海地区小贷对接央行征信平台破冰在即,令该地区小贷公司老板们为之一振。其实,浙江省早在去年年中已经先行实施,小贷公司普遍认为利大于弊。


“小贷公司最惧怕客户重复借贷,比如,客户有100万元资金缺口,但是他的资质不佳最多只能在小贷平台上贷款30万元,那他最后极有可能在3~4个不同平台上各借30万,虽然资金需求解决了,但其还款能力已达到极限,风险很高。”某小贷公司负责人表示。


“小贷公司很被动,查不到征信记录只能寄希望贷款人自觉,这是很危险的,一些恶意重复借贷的玩10个锅5个盖子的把戏,真要出了事肯定先还银行,小贷公司只能自认坏账。”上述知情人士说道。


其实,针对小贷公司接入征信系统的政策,央行早在2008年和2011年就分别下发了两份通知。


2008年4月,央行和银监会下发了《关于村镇银行、贷款公司、农村资金互助社、小额贷款有关政策的通知》,提出“具备条件的四类公司可以按规定申请加入企业和个人信用信息基础数据库”。


2011年初,央行又发布了《关于小额贷款公司接入人民银行征信系统及相关管理工作的通知》,在征信系统接入、系统信息使用、征信业务管理等方面给予充分的政策支持和明晰的规定。


分析人士普遍看好小贷接入央行征信系统,认为这实现了小贷与银行、小贷与小贷之间的双重资源共享。以往小贷获取客户征信资料通常要去当地支行申请查询或者支付一定费用让合作银行代为查询,而今接入后只需数分钟时间。更具价值的是,小贷与小贷之间实现信用共享,相应降低了单一客户同时向多家小贷公司贷款的风险。


央行征信中心副主任王晓蕾曾表示,小贷公司如若不实现征信对接,就说明征信系统不完整,征信报告也存在瑕疵。


不过,也有相关人士认为,对接也有弊端。一方面,小额贷款公司专业化管理人才少,面对征信系统比较复杂的接口规范,一般员工难以充分掌握,更难以按照要求规范上报数据。


另一方面,小额贷款公司机构数量多,若是都直接接入,会让系统承受较大压力。而对于那些资本并不雄厚的小型公司来讲,其接入费用、专线费用、查询费用、人员设备费用等是一笔不小的成本。(每日经济新闻记者 裴文斐 发自上海)